別為“塊兒八毛”跳網絡陷阱

2019-10-17  來源:北京晚報

費時費力一整天,獲利寥寥無幾。

“每天走4000步,月賺200到20000!”……在眾多宣稱“走路賺錢”的手機應用里,“趣步”曾經紅極一時,甚至登上過應用商城市場生活類排行榜榜首。然而近日,“趣步”卻因涉嫌網絡傳銷、非法集資、金融詐騙,被長沙市工商部門立案調查。

事實上,類似的“賺錢”App層出不窮。從走路、看新聞,到睡覺、刷視頻,一時間似乎都成了“搖錢樹”。記者調查發現,不少主打新聞資訊的App并未取得相關資質,內容質量堪憂;而標榜的高收益往往難以達到,提現過程也套路重重;此外,用戶還可能面臨個人信息泄露,甚至卷入傳銷騙局等諸多風險。

亂象

信息內容粗制濫造多款應用未獲資質

“看新聞賺現金”、“刷視頻給錢花”……在瀏覽微博時,58歲的趙女士被頻頻出現的App廣告所吸引,“聽上去好像不算復雜,動動手的工夫,就能掙個外快。”

點開鏈接,趙女士很快完成下載安裝,用手機號注冊后,成為一款新聞資訊類App的新用戶。領取到新人紅包的她,帶著滿心好奇開始了閱讀。

“伯母剛過世半年,68歲伯父就要娶36歲女人為妻,堂姐說攔不住”、“女人過了40歲,最容易和哪種男人發生關系?已婚女人實話實說了”、“女子深夜車內與人涉黃交易,被陌生男扇耳光恐嚇!沒想到”……

首頁推薦的新聞標題,讓趙女士感覺怪怪的,“說是新聞資訊,可里面大多都是亂七八糟的垃圾信息,包括什么明星八卦、算命解夢之類的,沒什么質量可言,更談不上有多少營養。”

而打開另一款同類別的App,趙女士又被無處不在的廣告擾得心煩。

“消防證年薪豐厚,市場緊缺,試試你能考嗎?”“消防工程師年薪豐厚,證書十分緊缺,試試你能考嗎?”“消防證年薪不菲,國家緊缺,看看你是否能考?”……短短十條信息里,單是注冊消防工程師廣告便出現3次,此外,還穿插著裝修廣告和環球郵輪旅游廣告。

據了解,《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令第1號)明確要求,通過互聯網站、應用程序、論壇、博客、微博客、公眾賬號、即時通信工具、網絡直播等形式向社會公眾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應當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但記者在國家網信辦“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單位許可信息”中進行查詢,多款主打新聞信息服務的App并未獲得相應資質。在這些App中,充斥著大量噱頭十足的獵奇文章,部分內容甚至言辭露骨。

“如果內容粗制濫造,甚至低俗、涉黃,人為制造虛假點擊量,對互聯網的長期發展非常不利。”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國家網信辦前不久就《網絡生態治理規定(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其中明確,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不得制作含有帶有性暗示、性挑逗、性誘惑的;展現血腥、驚悚等致人身心不適的;宣揚炫富拜金、奢靡腐化等生活方式的;過度炒作明星緋聞、娛樂八卦的;使用夸張標題,內容與標題嚴重不符等內容的不良信息。

套路

費時費力獲利微薄門檻過高提現受限

拋開質量不談,這些打著賺錢旗號的App究竟能賺到多少錢呢?記者進行了一番測試。

以宣稱“走路就能賺錢”的App“步××”為例,注冊完成后記者看到,按照規則,每走1500步可換80金幣,每10000金幣能換1元錢。也就是說,每1元錢需要走路187500步。普通人走路的步頻一般在百步上下,也就是說,想要換到1元錢,就要走上30個小時,平均每走1小時可得約3分錢。

而宣稱“看視頻就能賺錢”的App“刷×”,看視頻的時候,旁邊會有一個帶有進度的小紅包,進度走一次大約半分鐘,之后便可以領取這個小紅包。里面包括少則一百多則數百個元寶,但是App內并沒有明確寫出究竟元寶能換多少錢。記者不停手地連續刷了大約3個小時,換來了近萬個元寶,第二天一看,換算成人民幣合5角錢。

若在某一條視頻停留時間超過幾秒鐘,進度還會自動暫停,此時若繼續觀看,則并不會換來紅包。也就是說,想要達到上述的賺錢速度,還不能只盯著一條視頻看,否則收入會更少。

據一位使用“刷×”近半年的用戶小張說,今年春天,他曾用這個App每天看四五個小時的短視頻,能賺到2元錢,“看到都快吐了。”然而不久他發現,他看的視頻越來越“不值錢”,花同樣的時間,卻只能賺不到1元錢。

宣稱“看新聞、看視頻賺錢”的應用“趣××”,則是每隔一兩分鐘便可以領取一次約有數十個金幣,每1萬個金幣可兌換人民幣1元。按照正常的觀看速度記者計算了一下,看5個小時,可以領取到1元錢。

要想有更多收獲,一些平臺還會引導用戶下載更多App,其中包括從游戲到視頻等多個種類。這些任務看似不難完成,但是即便花上幾個小時都搞定,也只能領到幾元錢,并且這種領取方式并不是持續的,而是一次性的。有些App必須使用達到一定時長或是連續登錄,才能給予獎勵,也就是說,賺幾角錢可能要花上幾個小時的時間。

“提現”也是被一些用戶抱怨的環節,折算成現金后若想要轉到自己的微信錢包等個人賬戶中,必須湊夠一定數量,甚至有些應用還要求用戶每天登錄App并使用一段時間,若中斷則需要重新累積。

“眼看著賬戶里有錢,可必須要累積到30元才能提出來。”對于這樣的高門檻,用戶劉女士表示難以接受,“有的平臺是限制提現名額,搶不到的就只能繼續等,賬戶里的錢遲遲不能到手。還有的平臺對連續登錄也有要求,如果30天未登錄,沒來得及提現的收益就要被清空。”

風險

個人信息面臨泄露陷入傳銷后果嚴重

在這些App的“任務”界面,邀請新用戶往往也是重頭戲。

“我上網去搜快點兒賺錢的方法,發現很多人都把自己的邀請碼發到網上,宣稱用這個邀請碼能更快賺錢。”用戶李先生表示,這一類App都有個相同的特點,即邀請他人下載注冊使用后,可以一次得到更多的錢,一般都在1元至4元左右,“所以很多人都把自己的邀請碼發上來,誘導新用戶成為自己邀請的成果。”

在朱巍看來,基于人脈分享完成推廣,本身無可厚非,但實際操作過程中需要把握底線,否則,就可能涉嫌傳銷。

以近期倒下的“趣步”為例,表面來看,用戶只需每天記錄步數,就可以獲得數量不等的“糖果”,進而換購商品或提取現金。但根據規則,平臺會對步數設置上限,獲得“糖果”的關鍵還在于活躍度,也就是“拉人頭”的數量。同時,會員等級越高,“糖果”變現收取的手續費就越低,想要提高等級,只有一個方法,還是靠“拉人頭”。而在交易市場上,“糖果”的價值被不斷炒高。

從今年6月開始,陸續有網民向長沙市人民政府網站市長信箱反映,要求徹查“趣步”是否合法。9月以來,相關咨詢信件越發密集,僅9月17日就多達7封。當天,長沙市經開區通過市長信箱對來信人的提問明確回復:“趣步”公司及“趣步”項目涉嫌網絡傳銷、非法集資、金融詐騙,長沙市工商局經開區已立案調查;奉勸咨詢人及其親朋不要參與“趣步”項目,不要對“糖果”進行炒作。

“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的界定,傳銷是指組織者或者經營者發展人員,通過對被發展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發展的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或者要求被發展人員以交納一定費用為條件取得加入資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擾亂經濟秩序,影響社會穩定的行為。”朱巍表示,一旦涉嫌傳銷,用戶也有可能成為共犯,因此必須提高警惕。

除了傳銷風險,朱巍還指出,不少賺錢App存在對個人信息的過度使用甚至隨意泄露等問題。“這些App通常都要求提供手機號注冊,大多數還會要求綁定微信,進而獲取相應資料。同時,還可能要求綁定銀行卡號、進行人臉識別或者讀取相冊和通訊錄等,無疑都會增加用戶的安全隱患。”(記者 宗媛媛 張碩)

学打羽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