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殺豬盤"騙局 婚戀交友求職網站成賭博拉人渠道

2019-10-15  來源:新京報

一位接網站搭建業務的店主稱可以搭建賭博網站。

招聘網站暗藏賭博引流信息。

網站搭建者稱輸贏都是莊家說了算。

10月11日下午,244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嫌疑人被中國警方從菲律賓押解回國,涉及多個省區市的特大跨境電信網絡詐騙案成功告破。據公安部官網透露,今年以來,各地連續發生多起“殺豬盤”網絡投資詐騙案。公安部持續開展打擊行動,有力地擠壓了詐騙分子境外生存的空間。

夢溪(化名)就陷入了一起“殺豬盤”。今年6月,一場“網戀”讓她背負了十四萬的網貸。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隱藏在“殺豬盤”背后的黑色產業鏈:建站、廣告引流到粉絲買賣等逐漸浮出水面。除了婚戀交友網站,招聘網站、色情網站也是其用來拉人引流的渠道。可操縱開獎結果的博彩網站正在成為“殺豬利器”。有從事博彩網站開發的人士稱,“5000塊錢一條龍全包。”

被這個龐大的黑產拉扯的,是被引誘一步步走進賭博深淵的年輕面孔。在東南亞從事這一黑產的家輝(化名)表示,“我們都有專門的話術指導,教我們怎么一步步讓玩家輸錢。”有反賭人士指出,“賭博就像溺水,喊不出救命。”

公安機關也多次提醒,增強識騙防騙意識,避免上當受騙。

網戀遇上“殺豬盤”,90后女醫生被騙14萬

“我被騙了。”指針撥回六月中旬,夢溪在一款社交軟件——Soul上,掉進博彩的坑。

夢溪,一個1992年生的女孩,是山西某醫院醫生。6月中旬,夢溪通過Soul與小狼相識。

夢溪清晰地記得,從萍水相逢到相見恨晚,她和小狼只用了幾天時間。她以為自己碰到了“白馬王子”,不久便和小狼“墜入愛河”。

小狼在當時的聊天中提到,白天忙餐廳里的事務,晚上會做“副業”。小狼的“副業”,便是玩彩票。“我一晚上就能賺你一個月的錢。”小狼告訴夢溪。

據夢溪回憶,小狼給她發過來一個二維碼,掃碼后便進入一個博彩網站。為了取得夢溪的信任,小狼帶著夢溪在中華彩普通廳里玩了幾把。“都賺錢且成功提現了。”

“第一次不建議你玩大的,投五百塊錢就可以。”小狼表示。在戀情和金錢的雙重吸引下,夢溪沒有在小狼身上嗅出任何欺騙的味道。

賭博網站的客服告訴夢溪,該網站還有過夜彩金,一萬塊錢存一晚上可以賺888元。轉賬截圖顯示,6月22日晚,她第二次投注,分兩次通過微信轉賬一萬;6月25日下午,她再次分十批投注,總計金額五萬。

“餅畫得特別大。”夢溪說。彼時,她每天好幾次去網站看余額,十分開心。但好景不長,夢溪發現,網站賬戶中的余額遲遲不能提現。

“客服說我惡意套取彩金,賬戶已經被封。”夢溪告訴新京報記者,“必須充值8萬,才能解封。”當她將求助的手伸向小狼時,卻遭到小狼拒絕。“你先想辦法貸款,實在不夠我再借給你。”最終,夢溪在多個網貸平臺借了14萬。她的平均月工資只有四千。

6月29日至7月1日,利用網貸和信用卡,夢溪分次向賭博網站注入資金八萬,但依舊未能提現。“充值后,客服改口,變成了‘得需要十倍流水才能解封’。”

見到夢溪已被榨干,小狼“消失了”。

夢溪不知道的是,她掉入的是叫做“殺豬盤”的騙局。據羊城晚報8月份報道,今年以來,僅在深圳市龍崗區,涉及各大婚戀平臺和交友APP的交友詐騙案就有463宗,涉案金額近6000萬元。

龍崗警方介紹,這種新興騙局在東南亞騙子圈中稱為“殺豬盤”。騙子們在國內婚戀網站以談戀愛為名接近大齡男女,平日里的噓寒問暖、談情說愛就是騙子們口中的“養豬”,時機成熟,騙子們便會以網絡賭博為借口,“殺豬”騙錢。

公安部表示,今年以來,各地連續發生多起“殺豬盤”網絡投資詐騙案。此類案件主要特點為不法分子通過各種社交平臺誘導受害人觀看投資類直播,通過讓受害人獲得小利等方式,誘騙受害人在直播平臺不斷投入錢款;待受害人無追加投資能力時,不法分子將其拉黑,并關閉投資或賭博平臺卷款失聯,進而實施詐騙。由于被騙人數較多、涉案金額巨大,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5000元可建賭博網站,輸贏“莊家說了算”

在柬埔寨,家輝(化名)從事“菠菜局”已有月余。家輝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每天的工作就是和女孩聊天,騙她們入局。

家輝口中的菠菜局,即發生于賭博網站的騙局,與博彩二字諧音。據家輝介紹,菠菜局從業者的門檻并不高,菠菜網站,有的是找人定制的網站,有的則是買的源代碼做的(賭博網站)。

新京報記者在網上與一家做開發建站業務的店主德鵲(化名)取得聯系。當記者詢問是否能做博彩網站時,對方發送給記者一個微信號,表示“加微信詳談”。

“5000塊錢一條龍全包,包括服務器(租賃)、域名、售后維護等。”在德鵲的朋友圈中,記者發現多條已經做好的賭博網站小視頻和轉賬記錄。

德鵲透露,博彩網站的服務器一般都是租賃的香港的,可容納幾十個人同時在線。“如果你需要服務器配置大一點,就得多交錢。每月1500元的服務器,可以容納幾百個人(同時在線)。”

德鵲還表示可以做與網站匹配的APP。“做配套APP需要另加1500元。”

據其發送給記者的一個名為“大富彩票”的網站后臺截圖顯示,該后臺有系統管理、數據統計、電子銀行、會員管理、真人視訊、管理員管理、活動管理、內容管理、運維管理等多個功能。借助該系統,網站管理者可以操縱開獎并且對網站的會員充值賭資。

通過真人視訊功能,賭客可以觀看到真實賭場的直播,下注賭博,實況開獎。長期從事公益反賭的龍祥(化名)認為,真人視訊往往對賭徒有更大的吸引力。隨之而來,每局流水也更大。“手中沒有籌碼,沒有下注的感覺,輸紅了眼,錢只是數字。”龍祥說。

雖然真人視訊功能讓網站的運營者在一定程度上不能操縱開獎,但這并不意味著賭客可以贏錢。“大部分網站的真人視訊功能都是買的AG的接口(注:AG,東南亞的一家娛樂城),但是所有玩家輸贏都是你的。”德鵲表示。

賭客真的贏了錢怎么辦呢?“坐莊哪有輸的,輸贏都是你的,玩家充值的錢給你了,你賠不賠他,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德鵲說,“錢在你手里,你說了算。”

從技術上,做一個博彩網站的成本有多高?知道創宇404實驗室副總監隋剛告訴新京報記者,“稍微懂點代碼的就會做,只不過是違不違法的問題。”

“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意見》中明確規定,利用互聯網、移動通信終端等傳輸賭博視頻、數據、組織賭博活動的,達到一定情形的就構成開設賭場罪。一些不法分子就采取將服務器架設境外,想以此達到逃避監管的目的。”京師上海國際總部專職律師徐延軒說。

兼職廣告暗藏網絡賭博,色情網站也是引流工具

新京報記者在調查中注意到,一些招聘平臺正在成為博彩局的引流工具。

8月8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一家招聘網站APP搜索關鍵詞“兼職”時,看到一條標題為“2佰一天在線兼職當天工作”的招聘廣告。發布該廣告的公司信息顯示為“珠海斗門超毅實業有限公司”,行業分類為互聯網/電子商務領域。

點擊申請職位之后,對方以“詳情請加人事扣扣”為由要求記者添加了一位昵稱為“依依”的網友。依依簡單詢問情況后,再次向記者發送了一個微信號,并稱“她會給你詳細介紹”。

按照“依依”提供的微信號,記者添加了“接待客服——紫煙”。“紫煙”稱,“我們是幫助其他平臺做人氣和流量的”,并表示“在手機APP上做任務,工資一單一結,直接打在APP賬戶,一小時30-60元,做久了會更多”。

“紫煙”口中的“任務”,便是參與網絡賭博。隨后,紫煙提供了一個名為新鳳凰彩票網的網址鏈接,并要求記者注冊。

為了吸引賭資,在主頁右側,滾動著“最新中獎”的情況,從十幾元至數萬元不等。

注冊之后,對方表示需要先存款20元才可激活賬號。“這些錢也可以用來投注。你放心,包賺的。”紫煙說。注冊步驟完成之后,紫煙發送給記者一位“老師”的QQ號,并稱“老師會帶你賺錢”。

過程中對方反復強調要“跟著老師的計劃”,并要求記者添加其語音賬號。隨后在語音中,“老師”邀請記者進入一個交流群。群內網友消息滾動,滿屏盡是“跟上”、“跟上計劃”、“計劃又中了”等消息。“老師”會在群里定期發布計劃,帶領玩家下注。

“走勢分析很專業,沒必要考慮這么多,先進群操作兩把。”見到記者略顯遲疑,“老師”催促。記者嘗試下了一注并中了一個數字,按平臺規則賺得9.6元。隨后,平臺運作下一期彩票,記者并未投注。而此次群里的“計劃”并未猜中開獎數字。

8月9日,在一家招聘網站的兼職板塊,記者搜索關鍵詞“一天2佰”后對網頁顯示的104條兼職廣告進行統計發現,均涉嫌網絡賭博。

8月30日晚,上述招聘網站相關工作人員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公司業務部門對涉嫌為網絡賭博引流的企業賬戶已封號處理。

除招聘網站外,新京報記者發現,色情網站往往是網絡賭博的引流利器。記者發現在一家付費色情網站上,有多條“樂橙娛樂”的廣告,點擊后發現,“樂橙娛樂”實際上是一個帶有真人視訊功能的賭博網站。

“色情是最大的引流渠道,有人在觀看色情資源的時候上面顯示一些賭博網站的地址。色情網站最大的收入來源就是背后的賭博。”騰訊守護者計劃安全專家施秀云說。

黑產誘導兼職粉買彩票,一步步讓玩家輸錢

在博彩黑產中,粉絲買賣也早已成為鏈條。

“小公司都是直接買(粉絲),大公司有專門的推廣部門。”家輝說。在柬埔寨,家輝從事的崗位被“業內”稱為“狗推”。狗推是行話,指博彩團隊的一個職位,主要負責粉絲的轉化。“簡單來說,狗推就是負責引導加過來的這些人(粉絲)去買彩票。”

據介紹,兼職粉的主要來源是招聘網站。“目前一個兼職粉的價格在40元左右。”家輝說,“我們都有專門的話術和思路指導,教我們怎么一步步讓玩家輸錢。”家輝透露,“大概就是,自稱是負責幫實體彩票店刷流水刷銷量,前期先給他返現,后面養肥了(注:每單金額變大)就殺。”

家輝透露,其所在公司管理嚴苛。為了防止員工逃跑,新人一踏進公司的大門,護照就會被收走。“所有人都是叫小名兒,甚至都不知道同事的真名叫什么。不準拍照,尤其是同事的臉。”

家輝提供給新京報記者的照片顯示,其宿舍為一個被黑色鐵柵欄圍著的三層樓房。每天早上,他和“同事”會乘著一輛大巴車去公司上班。公司就設在賭場上面,但是公司規定嚴禁入內。

家輝工作的公司在西哈努克港,位于柬埔寨西南海岸線上。在柬埔寨“掘金”的卡修(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這里遍地都是賭場。”

記者臥底進入一個名為“西港的味道”的微信群,群資料顯示,該群共有263人。每天,該群中與博彩相關的廣告不斷刷屏。

“WZ加粉、CP直推!QP跑量、BC引流!”一位昵稱為“閣天勿”的網友在群中發布消息。據家輝介紹,WZ、CP、QP、BC分別為網賺、彩票、棋牌、博彩。

記者以賭博網站運營者的身份與閣天勿取得了聯系。“老板,我們兼職粉是二十一個。五十個起步,數量少的話是試不出效果的。”閣天勿說,“兼職粉引流到彩票轉化率較低,可以購買網賺粉,直接引導注冊。”

閣天勿還發來一份粉絲轉化話術。話術中記錄了多個易詢問問題及相應的最佳答案。話術顯示,當客戶猶豫時,要用“半小時實現收益,且100的本金,團隊最少帶你穩賺本金的百分之30以上”來引誘客戶。

除了正在找兼職的尚未走出校門的學生,一些意圖上岸的老賭徒也未能幸免。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在戒賭群中,也有不少博彩局的“臥底”。

記者就收到一位昵稱為“我是一只凱蒂貓”的QQ網友通過“網賭受害者小家”的群發來的廣告,稱其平臺有多種博彩游戲,并且還招募代理。群中另一位自稱為匯川娛樂、英雄匯娛樂兩個平臺的負責人表示,她負責公司推廣、處理問題、招商等工作。

“每天玩兩三把就收,穩賺。資金你放心,安全可靠,我們這邊是大平臺。”該“負責人”表示,還可以做代理,“你拉人來也是有待遇的。”

“賭博就像溺水,喊不出救命”

7月初,夢溪來到山西省晉城市某轄區派出所報案并做了筆錄。8月22日,新京報記者撥通了該派出所電話,值班的趙姓民警表示,該案件已經立案調查。

而在8月21日晚,家輝告訴新京報記者,已經要回了護照,辦完離職即將回國。

趙警官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偵破此種案件存在一定難度。“現在洗錢方式多種多樣,往往較難追蹤。”

“網絡賭博有引流、支付、技術服務、代理等多個環節,這些賭博團伙為了規避我們國內線下打擊,現在基本上都是轉移到柬埔寨、越南和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施秀云說。

“由于操盤手多在境外,公司化運營方式,警方破案難度大,收集證據存在困難,并且違法行為多發酵于網絡,隱蔽性強,受害者也有賭博成分,抱有獲利性,遭受損失后報案傾向性小。”北京煒衡律師事務所周浩律師說,“這個產業鏈實際上涉及多重違法犯罪問題,比如賭博罪、開設賭場罪、詐騙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等等。”

周浩同時指出,“《網絡安全法》第47條規定,網絡運營者應當加強對其用戶發布的信息的管理。網絡運營者發現法律、行政法規禁止發布或者傳輸的信息的,應當立即停止傳輸該信息,采取消除等處置措施,防止信息擴散,保存有關記錄,并向有關主管部門報告。”

周浩認為,“監管部門適時打擊,加強監管,同時增強多部門協同應對能力;受害者也要提高反詐騙、反賭博意識;網絡平臺需要加大審核用戶發布信息內容,屏蔽相關信息。”

反賭人士龍祥(化名)指出,不少人因陷入博彩局背負巨額債務,而被迫走上靠賭翻身的道路。“這些人往往身上都有十幾萬甚至上百萬的債務,他們在別的場合已經很難翻身了,賭博自然而然成為唯一出路。有些人即便已經知道這個東西是騙局了,但是他們仍妄想著靠賭來翻身。賭博就像溺水,喊不出救命。”

■監管舉措

公安機關:持續開展打擊行動提醒群眾增強識騙防騙意識

公安部10月11日發布信息顯示,全國公安機關“云劍”行動再出重拳,244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嫌疑人從菲律賓被押解回國。

今年以來,各地連續發生多起“殺豬盤”網絡投資詐騙案。公安部對此高度重視,專門成立打擊整治專項行動領導小組,并組織河北、湖北、福建等地公安民警組成工作組,赴菲律賓開展警務執法合作,全力偵辦案件。9月11日,工作組會同菲律賓執法部門開展集中統一收網行動,共搗毀詐騙窩點10處,抓獲犯罪嫌疑人244名,繳獲手機、電腦、詐騙劇本、賬本等一大批作案工具、證物。

據了解,今年以來,針對境外電信網絡詐騙違法犯罪形勢,公安部組織相關地方公安機關多次赴柬埔寨、菲律賓、老撾、西班牙等國家開展警務執法合作,搗毀了一大批詐騙窩點,先后8次將780余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嫌疑人押解回國,有力擠壓了詐騙分子境外生存空間。

6月13日,公安部召開電視電話會議,部署全國公安機關從即日起至10月31日開展以“打詐騙、抓逃犯、保大慶”為主題的“云劍”行動。

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杜航偉在會上強調,堅決遏制電信詐騙等新型網絡犯罪上升勢頭。杜航偉指出,1至5月,全國共破獲電信詐騙案件4.4萬起,全國刑事案件發案同比下降6.5%。

公安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公安機關將按照全國打擊治理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和“云劍”行動有關部署,始終保持嚴打高壓態勢,持續開展打擊行動,不斷加強國際執法合作,全力擠壓詐騙分子境內外生存空間,堅決把犯罪分子繩之以法,切實保障人民群眾財產安全和合法權益。同時,公安機關提醒廣大群眾切實增強識騙防騙意識,避免上當受騙。(新京報記者 李大偉 羅亦丹 實習生 程澤 徐子林)

(原標題:婚戀交友、求職網站成賭博拉人渠道

学打羽毛球